漫畫座談會「老夫子到鋼鍊之路」之續


既然去了也要交一下功課,免得給兄弟們說我躲懶(笑)。

上個星期六5月20日參觀了「老夫子到鋼鍊之路」的講座,說是參觀,原因之一是我想聽講者和在座各位的高見,多過自己的意見,聽別人的意見和點子也實在樂事,也獲益匪淺。

雖則名稱有鋼錬二字,實質和鋼之錬金術士是完全沒關的,今次是藉漫畫講及創意和香港可供發展之道。

如果各位是吳教授的知日部屋的忠實擁躉,應該對吳教授的觀點也不會陌生,各位可以到知日部屋跑一趟,在此不贅了,今次提一提鍾寶賢博士的觀點吧。

鍾寶賢博士一開始講的是我們現在看的老夫子,原形是在天津六七十年代的剽竊得來的結果,但是經王澤加工潤飾後,有很多原創和香港地道原素相繼加入後,豐富了作品的內涵,成為了香港的老夫子。同樣手塚治蟲的小白獅和原子小飛俠也是經日本的出版社給了手塚點子後的作品,並不全是原創。對香港要發展動畫和漫畫,在這方面鍾博士認為是一個媒體的興盛循環,情況是比較樂觀的。

以此點引申,其實帶出了兩個很重要的課題:

第一,很多我們所謂的創作,其實也是抄自前人的作品而來,並非有太多原創原素在內;
第二,事實不是所有畫家也是專材,有的只是通曉畫畫,有的只懂故事,勉強要一個人通曉兩方面的能力,後果未必好,日本做得好是因為分工精細,如果有個中間人穿針引線,把兩者結合,又話者把市場的實況和作家們剖析,情況應該會好很多。

聽到這兒我很感動也很感觸,以上數點,是不會出自自詡為「阿宅」的人會提出,總覺得看問題,有時就必須跳出這個圈,用一個更高和不同的思維才看到問題真髓。

現在一大票評論的,來來去去都是政府不會資助,香港人只會抄考,不懂創作要提高香港人的創作性等等,這些原因,我相信確實是發展香港動畫阻礙,也是香港現在的現況,但未致於是死穴,鍾博士也有約略提到,到這裡鍾博士提出了第二點,就是中間人的出現。

中間人,現實香港也有人開始在做,不過弄清楚,在做的可不是那香港龍頭公司。如果以漫畫計,就是背後當編輯的那一位,「自爆的」那一位(大笑),佢講得夠清楚,我也認為他夠格去做,問題是夠不夠時間去做(笑),編輯要識漫畫,但更重要是識市場,知道那些是好題材,把準確的資訊帶到給畫者,再由他們的畫傳給讀者,這是一個大課題,但得一兩個去做不成氣候。

在這方面我較為悲觀,我看香港三方面也出現問題。

畫者方面,我現看到的是很多眼光也十分局促,一開始就想到要做日本漫畫那種大堆頭忘了自己無人SUPPORT,做一些自己到第三期都已經收唔到尾的設定,然後草草收場;公司一開始以請個「工人」為模式,以最快速方式把作品投入市場,沒有想過陪養作者和讀者;而香港的讀者也一開始寵壞了,一看便是日本極品,對香港剛出世的作品,連看也不看便一沉百踩地踩下去,可惜踩的不是「外人」,正是那班「自己人」,這才令人最氣的。

其實想深一層,就是我們這代人一開始看到別人成功的結果,於是也急於找快錢要賺第一筒金,忘記了成功之前的那個過程了。

RPG 遊戲成功和吸引人之處,就是很易便可以昇爆LEVEL拿到成功,任何人是只要花點時間,再難的招式,什麼運氣丹田,再使勁用劍挑對方上空中,在數秒出30多幾HITS的超究武神霸斬,要真人練,恐怕你是李小龍再世都學唔到,但遊戲呢?只要輕鬆的識按下方向制和AB制就可以學會豐實的成果。 如果用這個心態來做人的話,簡化了現實中練功的難度,一切只看成果,會不會發覺其實有點危險呢?

政府資助會令這個行業百花齊放這個論點,我其實相當反感,我只信政府資助會增加這個行業的量,而不會提高那個質,但質做不好,也令這個行業活不下來,尤其文化行業。政府資助來自納稅人的金錢,需要審批,但誰人審批呢?又出來成果也是要由政府來作出衡量看看有沒有浪費,但誰人出來做衡量?又出錢的人無可避免的可以指手劃腳,各位,是否想由「我地認為唔識文化的政府官」員插隻手出來呢?如果由佢地做,次次咪只有藍貓那類作品面世到?一想到這兒我不寒而慄了。

錢嘛,「質」好就有人給錢,但有錢就可能引到「質」好,是個「雞生蛋先還是有蛋才有雞」的老掉牙問題。漫畫是文化,電影也是文化,文化工作者本來就是一位離經背道的勇者,要有孤軍作戰,切斷這個地獄輪迴的覺悟,等政府出手先還不如自己出手先吧,不是有太多人有這麼多十年來等政府做事。政府只需要在戰略層面,例如起場地改法例便可以了。

P.S:阿唯幾時到你有稿交~[emot]laugh[/emot]

相關資料:
漫畫座談會「老夫子到鋼鍊之路」的相片共賞
網絡暴民Jacky的座談會雜談
英仙座的漫畫座談會「老夫子到鋼鍊之路」會後報告

     

標籤: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