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色的瑪瑙 – 《Io mi chiamo… 》

由能登麻美子主唱的《Io mi chiamo… ~貴方だけの義体…》收錄在《poca felicità GUNSLINGER GIRL Image Album》中第九首歌,其實這首歌的小評我想寫許久了,奈何我沒有這首歌詞的翻譯,要一拖再拖,現在能實現宏願,我打從心底多謝寫翻譯的大大們。

能登麻美子的配音評價絕對比唱歌高很多,我最記得她在FULL METAL PANIC中的演出(雖然不是代表作),歌曲方面,如《いちこ100%》中的,總覺得她的表現力不從心,唯獨《Io mi chiamo… ~貴方だけの義体…》這首例外,有點生澀的聲音很配合這首樂曲,IMAGE SONGS講求的是和角色配合,當然要是好聽更是相得益彰。

《Io mi chiamo… 》是角色「エルザ・デ・シーカ」(以下簡稱:エルザ)的意念主題曲,不幸地她一開場已死亡了,她連一句對白也沒有,因話雖如此,有關她的一切就由菲爾米,加布列特的調查開始和一眾角色的証言之中,其中以ヘンリエッタ的証言最能反映有エルザ的內心世界。

由於エルザ沒有任何對白,可以作為佐証的地方亦少,於是本曲相對同碟的角色主題曲,用了不同的描述的方法,少用對白和經歷,改用意念和場境來描寫エルザ這個悲劇人物,第二,由於全歌都是回憶關係,音樂是接近吉卜賽式的音樂(有錯請指正),營造了夜晚,悲涼的氣氛,於是節奏和起伏等也是比起同碟的角色主題曲較少。

由於以上原因,今次《Io mi chiamo… 》的歌評,取向和《童話中的公主 – La principessa del regno della pasta》會截然不同,只會略加注譯,以暸解歌詞背景和意景為主,音樂方面會少談。

《Io mi chiamo…》曲中最常強調エルザ自己的名字。「エルザ」這個名字由其監控人ラウーロ所起,除了ラウーロ自己的相片,這便是朗洛給エルザ唯一的「禮物」,也是朗洛和エルザ唯一溝通的橋樑。漫畫中朗洛除了工作外,幾乎和エルザ沒有什麼溝通,大概朗洛只會在工作的場合才會叫エルザ這個名字,也當然不會送任何禮物給エルザ吧。

名字的作用就像一種識別標記,只要對對方有點認識,只要一想起名字,腦中即結合了一個形象,即使有多模糊也好,但大概還是有點印象,朋友愛侶之間,喚叫對方的名字時,心情總是愉快的。如果你珍視對方,對方郤對自己不啾不啋,在無計可施之下大概會不斷叫喊著自己的名字,心裡就是希望對方把自己牢記於心,雖然最後總是一個妄想。

《Io mi chiamo…~只爲了您的義体…我的名字是…~》

私はラウーロさんが一番大事。
「對我而言,朗洛先生是最重要的。
私の時間は、全てラウーロさんの為に使うわ
我的時間,全部都要為了朗洛先生而使用。
ラウーロさんを想いながら、
一邊想著先生,
ラウーロさんの為にライフルを磨くの……」
一邊爲了朗洛先生而擦亮步槍……」

貫徹整首歌曲的蟲叫聲,代表整個過程都在漆黑的夜晚發生,而凌亂的上膛聲音,大概在整理槍械吧。接著一下特殊效果音,意味幻想歌詞開始

──短過ぎる蝋燭
——那太過短小的蠟燭
貴方の為だけに灯そうと思ったから
只是思念著您 爲了您而點亮
消す時もまた貴方の為だけに……
而消失的時刻 也只爲了您一人……

義體的「制約」跟愛情很像,在其像蠟燭短暫的一生中,義體的眼中都只有其監控人一個,其中有幾多是「制約」,有幾多是屬於自己的「愛情」其實已經分不清楚,エルザ就是活在這種悲劇的夾縫中。

但愛情的感覺畢竟也是令人感到幸福。「poca felicita」意即小小的幸福,是全碟的中心主題,每當這段變奏出現,即意味著一段幸福過後悲傷結局的來臨,碟中還有著不少同類型的變奏:

  • 第三首《Lui si chiama…》中
    「摇らめく『焔』は色を変えながら,最期に向かって 嗚呼…燃え続ける……」
  • 第四首《La principessa del regno del sole》中
    「ええと…こんな時何て言うんだっけな…ああそうか…ごめんね」
  • 第八首《La principessa del regno della pasta 》中
    「囚われの姫を 助けた王子の 冒險を綴った繪本それは ──茨の塔で眠り續ける 《可哀想なお姫樣》(アンジェリカ)の夢……」
  • 第九首《Io mi chiamo…》中「短過ぎる蝋燭...消す時もまた貴方の為だけに……」

如果這段變奏在表達「幸福過後的悲傷」的話,那麼全碟所有角色之中,エルザ這一段出現得最早的,我想REVO就是想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另外「──短過ぎる蝋燭,消す時もまた貴方の為だけに……」和《Lui si chiama…》中「摇らめく『焔』は色を変えながら,最期に向かって 嗚呼…燃え続ける……」是相對的,一樣的意思,接著的卻是不同的結局。

貴方が付けてくれた名前…《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您所給予的姓名…《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貴方を愛し屠る義体…《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愛著您而進行屠殺的義體…《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真夜中に無言で辿る あの日と同じ舖道
漆黑的夜晚中沉默地來到 與那天同樣的街道
凍てついた銀色の月 早鐘を打つ鼓動
銀色月光如凍結般冰冷 心臟劇烈地跳動著
すれ違い続ける心 歪な色の瑪瑙
一再違背祈求的心 歪曲了顔色的瑪瑙
空回り虚ろう言葉 決断に摇れる焔
一再落空的虛幻話語 決然搖曳著的火焰

嗚呼…過ぎし日は檻の中 殻を破れぬ蛹は
啊啊…過去的時日已被囚禁在牢獄 無法掙脫軀殼的蛹
嗚呼…蝶に成れず死んでゆく 空の夢を抱いたまま……
啊啊…還沒等到破繭成蝶就已死去 内心還懷抱著天空之夢…

傳統上配戴瑪瑙有著穏定情緒的作用,但染了雜色的瑪瑙,「她」的情緒能再平穏嗎? 一再落空的幻想,蠟燭還是有其燃盡的一天,脫繭中的蝴蝶,還未脫變便己死亡,一個沒開始便結局,一個無法在天空飛翔的夢,就如面對著一定沒法回報的愛情,那應該如何下去?

「ラウーロさ──ん!」
「朗洛先生————!」

漫畫中只是開了兩槍,這一槍應該雖然無人知曉是由誰打出,是打向誰的,但漫畫中就由ヘンリエッタ解釋了這一幕的謎底。

貴方が付けてくれた名前…《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您所給予的姓名…《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貴方を愛し屠る義体…《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愛著您而進行屠殺的義體…《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經過一輪的鼓樂變奏後,望著朗洛的エルザ的悲願應該一步步實現了。

貴方は何も覚えてはいない 覚えてたのは私だけ…
您將忘記一切事物 能記得的只有我…
貴方は誰も愛してはいない 愛してたのは私だけ…
您將不再愛任何人 唯一愛的只有我…
終わりの場所は 始まりの場所 愛が生まれたこの場所で……
終結的場所 也是開始的場所 就在這個孕育了愛的場所……

夢想的終結,幸福的開始,一切一切也會在這兒重新開始。

貴方が付けてくれた名前…《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您所給予的姓名…《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貴方を愛し屠る義体…《私の名はエルザ・デ・シーカ》
(Mi chiamo エルザ・デ・シーカ)

愛著您而進行屠殺的義體…《我的名字是愛爾沙·德·西卡》

私が望む最後の願い…《ラウーロと小さな幸せ》(ラウーロ e poca felicità)
我所期盼的最後心願…《朗洛先生與那微小的幸福》
私を焦がす最期の焔…《ラウーロと小さな幸せ》(ラウーロ e poca felicità)
焦灼著我的最後殘焰…《朗洛先生與那微小的幸福》

短少的蠟燭來終於去到盡頭了,幸福會到來嗎?

──《ラウーロと…『小さな幸せ』》(ラウーロ e… 『poca felicità』)
朗洛先生與…那微小的幸福

接著就是最後一下槍聲,大概為朗洛而死,就是エルザ最後冀昐的幸福吧。

以上歌詞就是取材在漫畫第一期第四章,但要更好欣賞本曲,就必須和第三首《Lui si chiama…》ヘンリエッタ的意念主題曲一起聽才更有味道,因為她們成對的。

《Lui si chiama…》解作他的名字,而《Io mi chiamo…》是解作「我的名字」,這是一個相對,歌詞同樣地也是相對,劇中ヘンリエッタ基本上和エルザ也是同一種人,對自己的監控者,大概是愛情比起制約的感覺更多的人,但結局郤是截然不同;而令人驚奇的是,以上兩首歌也是取材在漫畫同一章節,一個故事便能深刻地描寫了兩個人,更能化為兩首可以互對比的歌曲,當然首推相田裕先生的功力,另外作詞REVO也忠實地反映出來,這種深刻的震撼,是這麼多動畫IMAGE ALBUM中也難以比擬的。

觀乎相田裕在GUNSLINGER GIRL中的女主角,表演出來的都是一種「幸福的悲劇」,正正是給REVO一展所長的好機會,因為這種雙德益彰的關係,這張專輯我才會給他極高評價。

エルザ・デ・シーカ(愛爾沙·德·西卡) CV: 能登麻美子。
ラウーロ( 朗洛),即エルザ的監控人。

相關資料: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