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扭曲的功能組別,就如同洗黑錢一樣

洗黑錢係指將犯法攞番嚟嘅錢(黑錢),用方法將佢變成睇落合法嘅錢。而香港現在的功能組別,運作情況和洗黑錢都幾相似。

從美好的方向想,功能組別議員以他們的專屬的知識,行比一般民眾更有效率,更有遠景的政策,也是功能組別最理想的體現。

不過這個制度要行之有效,前題係要行在什麼樣的制度下,最後點樣執行。

未必一定係由全民普選出來的政府,但至少有一定民意基礎,而這個政府就已經是最終權力核心,功能組別的才可以運作良好及被制約。當功能組別的議員的存活來自選舉,他們會清楚明白,佢地的最終老板只有一個,就係選民,民生搞得好有得連任,搞唔唔好,選民就要他倒台,甚至要和選民一起收拾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否則大家攬死。

制度要好,各成員必須清楚明白「自己」要向邊個負責,最後有乜獎罰。但香港唔同,因為上面有「阿爺」。

有「阿爺」係到,就注定香港政府最終都不會成為權力核心,亦只要有「阿爺」係到,下面的反對聲音再大都絕對壓得住個場,甚至脫離這個「場」,繼續北上搵食。

功能組別計公司票,唔講人頭,公司之間會講乜?梗係利益喇!其中北水南調,北上發展就係其中一項。

功能組別有30席,剩下區議會,社會福利界,衛生服務界,勞工界共6席,其他24席都要北望神洲,旨意阿爺「打救」。係這個情況下,誰會蠢到得罪「阿爺」斷自已米路呢? 係「香港仔」,「阿爺」開口就「醒目」歸邊拿著數啦,若有人挺身而出,向上面說「不」,議席是小,係這個行頭消失是大。

香港市場太細俾唔到飽飯食,但「阿爺」就有大把,因為有這個巨大誘因,搞好上面關係就自然成為首要目標,即使下面神憎鬼厭,仍然可以以愛國商人自居,買埋電台時段和自己漂白,黑變白都仲得,諗起都爽。

60人議會,其中24席可以間接被控制,另外36席,建制派佔了大半,「阿爺」叫到,上下其手,無難度!

而最爽歪歪係大老細們老早就係議會之外,可以運用「財力」搞上訪,由「阿爺」把口把自己意思說成是「阿爺」意思,再運用功能組別合法的方法,經議會數夠人頭,行過民主洗禮後,把假聖旨變成真聖旨,「漂白」成為民意滿溢的合法法案,合法洗黑錢。

不想說「阿爺」是萬惡魔頭,我肯定佢都唔想我地死,聽完「阿爺」話有運行,我才理得你有無普選,我一定跟。

但現在最微妙係,「阿爺」這個字其實幾含糊,係可以指不同的「人」,可以同時係或唔係總書記,上面人大, 黨, 各省政府, 國營機構是但一個, 只要中港連繫中有角色的,都可以話係「阿爺」的傳話人,但邊個先至係堅,又當中有幾多係中央意思就未必有人知。現在「阿爺」中間的接洽人太多,就成為訊息混亂,施政艱難的溫床。

其實功能組別議員中亦不乏有志向遠大之士,但當我們認為世上有「搞事」的議員,就亦要假設有「公器私用」,或者「佛口蛇心」的議員存在才算公平。當制度存在漏洞,或者制度足以扭曲議員的意願,向某一類人仕傾斜,無論有無做過,都會與以政敵口實的機會,有犯下利益輸送的嫌疑,一旦水洗唔清,就難望得到廣泛認同,作為一個清廉,號稱有效率的政府就必須避免。

我相信曾特首亦深明此理,就看今日斬釘截鐵表示要修例堵塞,禁止議員辭職搞補選變相公投去浪費公帑,字字鏗鏘,如此魄力又行動迅速,刪減功能組別議席這個成十多年漏洞大業,不是更應該要係腳痛發作之前搞掂佢嗎?

總之,5月16日投票日見!

     

標籤: ,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