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扭曲的功能组别,就如同洗黑钱一样

洗黑钱系指将犯法攞番嚟嘅钱(黑钱),用方法将佢变成睇落合法嘅钱。而香港现在的功能组别,运作情况和洗黑钱都几相似。

从美好的方向想,功能组别议员以他们的专属的知识,行比一般民众更有效率,更有远景的政策,也是功能组别最理想的体现。

不过这个制度要行之有效,前题系要行在什么样的制度下,最后点样执行。

未必一定系由全民普选出来的政府,但至少有一定民意基础,而这个政府就已经是最终权力核心,功能组别的才可以运作良好及被制约。当功能组别的议员的存活来自选举,他们会清楚明白,佢地的最终老板只有一个,就系选民,民生搞得好有得连任,搞唔唔好,选民就要他倒台,甚至要和选民一起收拾自己搞出来的烂摊子,否则大家揽死。

制度要好,各成员必须清楚明白「自己」要向边个负责,最后有乜奖罚。但香港唔同,因为上面有「阿爷」。

有「阿爷」系到,就注定香港政府最终都不会成为权力核心,亦只要有「阿爷」系到,下面的反对声音再大都绝对压得住个场,甚至脱离这个「场」,继续北上揾食。

功能组别计公司票,唔讲人头,公司之间会讲乜?梗系利益喇!其中北水南调,北上发展就系其中一项。

功能组别有30席,剩下区议会,社会福利界,卫生服务界,劳工界共6席,其他24席都要北望神洲,旨意阿爷「打救」。系这个情况下,谁会蠢到得罪「阿爷」断自已米路呢? 系「香港仔」,「阿爷」开口就「醒目」归边拿着数啦,若有人挺身而出,向上面说「不」,议席是小,系这个行头消失是大。

香港市场太细俾唔到饱饭食,但「阿爷」就有大把,因为有这个巨大诱因,搞好上面关系就自然成为首要目标,即使下面神憎鬼厌,仍然可以以爱国商人自居,买埋电台时段和自己漂白,黑变白都仲得,谂起都爽。

60人议会,其中24席可以间接被控制,另外36席,建制派占了大半,「阿爷」叫到,上下其手,无难度!

而最爽歪歪系大老细们老早就系议会之外,可以运用「财力」搞上访,由「阿爷」把口把自己意思说成是「阿爷」意思,再运用功能组别合法的方法,经议会数够人头,行过民主洗礼后,把假圣旨变成真圣旨,「漂白」成为民意满溢的合法法案,合法洗黑钱。

不想说「阿爷」是万恶魔头,我肯定佢都唔想我地死,听完「阿爷」话有运行,我才理得你有无普选,我一定跟。

但现在最微妙系,「阿爷」这个字其实几含糊,系可以指不同的「人」,可以同时系或唔系总书记,上面人大, 党, 各省政府, 国营机构是但一个, 只要中港连系中有角色的,都可以话系「阿爷」的传话人,但边个先至系坚,又当中有几多系中央意思就未必有人知。现在「阿爷」中间的接洽人太多,就成为讯息混乱,施政艰难的温床。

其实功能组别议员中亦不乏有志向远大之士,但当我们认为世上有「搞事」的议员,就亦要假设有「公器私用」,或者「佛口蛇心」的议员存在才算公平。当制度存在漏洞,或者制度足以扭曲议员的意愿,向某一类人仕倾斜,无论有无做过,都会与以政敌口实的机会,有犯下利益输送的嫌疑,一旦水洗唔清,就难望得到广泛认同,作为一个清廉,号称有效率的政府就必须避免。

我相信曾特首亦深明此理,就看今日斩钉截铁表示要修例堵塞,禁止议员辞职搞补选变相公投去浪费公帑,字字铿锵,如此魄力又行动迅速,删减功能组别议席这个成十多年漏洞大业,不是更应该要系脚痛发作之前搞掂佢吗?

总之,5月16日投票日见!

     

标签: ,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