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為全,全為一,平等的延伸-我評《鋼之鍊金術師》的劇場版

之前寫了篇以評《鋼之鍊金術師》的評論的評論,其實是鬧著玩的。誠然要是你沒有看完《鋼之鍊金術師》就空着腦子入去看戲,得出的結論還是會和石琪的一樣,而今次我寫的是以第一身,一個看完《鋼之鍊金術師》的動畫迷來評,所以相應的,有些地方你還是要先看過《鋼之鍊金術師》才會明。

 

因為本片腐味不夠,為了增加各位的想像空間,加點腐味,先來個小劇場:今天我和小真真兩個人晨早手牽手(假的)約會看《鋼之鍊金術師》的劇場版─《森巴拉的征服者》,怎樣,想像飽吧? 劇場版的畫質和由大島ミチル負責音樂我也沒有好挑剔了,我覺得是交足功貨了,而且看完後着實喜歡劇場版這個結局和處理手法。

日本動畫最重要的地方,永遠都是畫面不會顯示出來的地方。」

若果各位以為《鋼之鍊金術師》的劇場版─《森巴拉的征服者》還是停留講「等價交換」,「一和全和全和一」的話,你肯定會失望,不是說電影版摒棄了上述兩大原則,反之今次監督水島精二和劇本的會川昇把那些已成「結局」的重點,再一次演化廷伸,利用民族主義為落筆。我能說的,這是倡導以「人」為本的戲,其中有幾個位幾值得深思的。

第一幕是,當時愛德在診所遇見了仇視外國人的德國人後,和羅亞的一段對話:

愛德:讓你聽了那些不愉快的話。
羅亞:沒什麼,被叫做吉卜賽人也沒有什麼關係,
羅亞:本來我們吉卜賽的祖先就是當騙人的占卜師,在波黑蘭還是羅馬尼亞也常常被這樣叫,喜歡被叫什麼就叫什麼。」
愛德:那你們會叫自己什麼呢?
羅亞:LUMO
愛德:LUMO?
羅亞:就是人類的意思。

無論如何稱呼,在任何地方,理你是德國人,吉卜賽人,甚至日本人也好,種族自己的稱呼,其實同樣只是「人類」的意思。

第二幕是結尾時,愛德和今集的大魔頭埃卡特對峙時,愛德問為何一心想利用森巴拉高超科技的她,現在反過來要摧毀它時的一段對話:

埃卡特:為什麼?因為我害怕!我害怕比我們還強的怪物!
愛德 :但這世界的人根本無意傷害你們的世界!
埃卡特:我不理!總知想到有人比我們還強,我就害怕!我就妒忌!
埃卡特:要克服我的恐懼,就要消滅你們,消滅這些怪物!在我眼中,你也是怪物!」

人類對不清楚的東西,往往最直接的感情是猜疑和排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民族主義的根源亦源於此,和上一幕拉來個一個對比便很有意思了。 劇中埃卡特是個納粹狂信者,由利用對方的科技到想要摧毀對方的劇變,完全是因為民族主義作祟。民族主義的極致絕對是非理性的,納粹主義的最高點就是優生學,以摧毀其他非日耳曼民族而唯我獨尊來作目標,殺被認為最聰明的猶太人是第一步,而現在來多個科技更高的森巴拉人民,既然通過門後有了力量,埃卡特第一時間當就會想到摧毀對方了,克服自已的恐懼!各位不要說埃卡特什麼螳臂擋車好傻之類,因為民族主義狂信者從來都不信這套的,否則世界上就不會有什麼自殺式的恐怖份子了。 而劇末埃卡特給艾力克兄弟打敗,希特拉政變失敗(註1), 也是監督們給各位觀眾的一個重要訊息,極端民族主義或者違反這套理論的就註定要失敗。

但為什麼提民族主義呢?因為過激民族主義就是最違反「眾生平等」的原則。 民族的圖騰,文字,文化和習慣和同族中的英雄人物也是構成民族主義的基本因素,但一但走過了頭,就會民族與民族之間的比較,比誰更優勝,比誰更適合在這塊大地生存,控制不好還會最後變成排除別民族的滅族戰爭,現實中我們有不少這些例子。 而德國人一向被評為最理性的民眾,不少大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也是出自這個民族,但在這個以最理性為自居的民族郤出現了世界史上最非理性,最殘酷的納粹德國政權,這是一大諷刺。 納粹黨一直也將德國當時的總總不幸歸咎於猶太人,猶太人被喻為最接近神和最優秀的民族,身為日耳曼民族的德國納粹黨,當然不會容許他們坐大,和我們一向強調眾生平等的理念是完全相違背的,我想亦是為何監督會選這個地方和時空作背景的原因,目的就是利用這個民族主義最高漲的國家和民族主義者的失敗來反襯平等這個絕對原則。

以人為本,講平等,說穿了原點還是來自「等價交換」,「一和全,全和一」的意思。有興趣的可以參考拙文:「一是全,全是一 」這篇文,詳的不贅了。「一和全,全和一」是個講宇宙,人的平等框架,再加「等價交換」的價值交換原則,這個世界才會得以平衡。 「一和全,全和一」如果套回在人身上,人可以同時是「最大」也可以「最小」的話,人就可以不卑不亢,就是「眾生平等」;「等價交換」-人不作出犧牲就沒有收穫,反之人只要作出犧牲就理應有對等的收穫,目的也是指向「機會平等」(至於大家付出的努力一樣但沒有相同的果並不是本文主旨,在此不談了) 如果各位是相信以上鋼鍊世界理論,也是相信什麼叫民主自由的話,我想大家就會贊同為什麼監督和作劇本的會這樣大膽講這樣的一個故事。

自由,民主也是我們現在一直追求的普世價值,但它的源頭呢?「平等」,雖然有不同的演繹方法,但其源頭是超越了種族,宗教和道德是非種種判斷,只追求「真」為「真」的一套信念,這和道家的「道」有點異曲同工之妙。作為宇宙的其中一份子,各人有各人的本位,沒有高低優劣之分,如果用以上角度看鋼之錬金術師,縱然劇味不足,但當中所帶出來的訊息和思想空間,就令到我有點感動了。

另外本套戲有意思的地方是對夢的解說:

阿魯凡斯:他有種對人很不關心的感覺,像是不想和人深交,老是在說別世界的事
愛德  :這個地方對我而言是個地獄..(上略)所以這裏可能是我的夢境
愛德  :你永遠不會理解,活在夢中生活的人們的事情
阿魯凡斯:這裏是我的世界,我想留下我曾生活的証明
愛德  :我己經不認為我和這個世界沒有關係了,這裏是我們的世界,沒有什麼不同,我們要在這裏活下去

這裏令我想起「莊生夢碟」的故事,不過更有趣的是,他要探討的是,不是「莊生夢碟」這個環境,是在這個夾縫中如何自處這個問題!夢境中的你也是真實的,劇中表達了清晰的答案,「恰如其份」這四個子又在我腦中出現了。

寫以上文章時,我之前也看了不少評論,唯一共鳴就是覺得雲妮好慘(笑),但其中不乏以嘩眾取寵,有的還在劇情過份簡單的解釋,世界設定中糾纏下去,如果你是屬前者只看畫面表現的話,我相信你會覺得今次的劇場版不夠看頭,不夠官能刺激,反之若用這篇文章的角度來看的話,或者你的心情會和我一樣十分欣賞本片吧? 幸好評論當中亦有高水準的,小狼君的《鋼鍊的控訴:排斥他者──人為之禍》中值得參考,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看。

題外話:常常在想這個監督,可能真的是個道家信徒也說不定,他對「道」的見解確實有其一套。

註1:其實劇中希特拉並沒有死去,劇中的時間就是1923年11月8日,這是歷史上著名由希特拉發動的「啤酒店暴動」,他當時三十四歲,在政變中失敗給收監了,並於獄中五年後完成了當時對人類影響至深的巨著-《我的奮鬥》)

相關網頁:

鋼之鍊金術師官方網頁
小狼君的《鋼鍊的控訴:排斥他者──人為之禍》
拙文:「一是全,全是一 」

P.S.:執筆完後,影大都寫了他的評論文:(我實在懷疑我是否和他一起看的[emot]laugh[/emot])
虛實並濟 內外兼備 –《鋼之鍊金術師 – 森巴拉的征服者》觀後感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