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就佢赢, 字就你输, 打竖通杀」,拉布是现行机制的必然产物。

现在有3位议员就递补机制进行拉布战, 现在增至4位了。 议题值不值, 或者何谓「拉布」, 实行拉布后议员要付上什么政治代价, 坊间都已经有不少讨论, 我就此跳过, 烦请各位在GOOGLE搜寻下便有了。

「拉布」必定是劳民伤财的产品,  还望各界三思。但若细心分析, 在现行立法会机制下, 甚至可见将来,  即使那三个议员在下届都选不上,  拉布这个策略还是必然为反对派所用,  究其原因, 就必需先理解现在立法局议员的势力分怖及组成方法。

现在立法会总共60个议席组成。

机能上主席曾钰成(民选) 不能投票,  余下59票。
功能组别占30票, 而功能组别中有三票, 是法律界吴霭仪, 教育界张文光, 社会福利界张国柱属系由民主派组成,  而其余27功能组别则由公司, 团体票组成。有些届别在无其他候选人竞争下, 例如说自己代表大众选民的詹培忠议员, 就是在无人竞争的金融界别下自动当选的。

撇取主席一职, 民选议席占29, 民建联,工联会和汇贤智库总共有10个议席,  加上27个功能组别就集齐所谓建制派的基本票盘总共37票。
而余下的民选议员即大家所称的「泛民」, 加埋三个功能组别那3票, 最多亦只有22票。

参考资料: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B8%AF%E6%94%BF%E6%B2%BB%E5%88%B6%E5%BA%A6%E6%94%B9%E9%9D%A9_%282012%E5%B9%B4%29

现在议案只要过半数, 31票就可以通过。

你试想一下, 建制派坐拥37票, 10票民选, 27票功能组别, 只要佢地「完全结合」, 要边一条法案通过可说是毫无难度,  阿爷从中ORDER协调,  立法会唔洗倾,  野都唔洗讲,  大家心神意会, 会外倾掂数,  泛民议员即使全体杯葛,  集体离席,  建制派一样可以系立法会如取如携, 都可以点够30票。 至于其他较有政治要求的组别或者民选议员, 就做做样, 拣下弃权,  摆下姿态搞杯葛, 俾个落台阶, 会外配好票, 系记者面前表个态, 向自己界别选民交代, 系一切都可预期的情况下, 下次又玩过了。

即使魔鬼在细节中, 唔派地起公屋居屋, 口讲慎防八万五重临, 实质是减少土地供应令地产相关行业得益, 只要法例包装得够好, 议员口径一致, 上下其手, 一个扮黑面诸葛亮,一个扮泪流满面的刘备,  任何方案都可以像刘备借荆州那样, 有剧本地无视反对派在这种形式下通过。

反正法例都可以通过, 还有开会的价值吗? 你话点就点, 投票时浦浦头咪得囉! 即系话大家系电视上看到的所谓会议, 很大程度上都系「戏」。

正因建制派够37票, 现在说拉布造成流会, 而把责任推俾社民连三子的时候, 其实指控并不成立。建制派只要定时够31人便可以,  其余6个人可以轮更替换和你3个人打车轮战,  「37英轮战3吕布」 , 3条友点会顶得顺千多回行合呢?  在此得天独厚的条件, 前两日还是差7个酿成流会, 你就会发觉问题还是出于这班议员身上呢。

流会,  现实是无论委任还是民选都要负责任,都在浪费大家的公帑,  当然有人会话若早知里面废话连篇, 入内只是浪费大家时间唔入去开会, 到表决才出现是人之常情, 但请不要忘记, 他们都在逗7万几人工, 每年一百万实报实销的办事署津贴,  收得人钱就唔该起码做个样, 议员的职责本来就是开会议事, 选佢地出来竟然唔系开会, 你会否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讲到自己通宵咁伟大, 但找7个人轮替真系咁难?

民选议员大部份是全职的, 有必要通宵开会当然无问题, 但建制派的27位议员则有佢地难处。

其他民选议员, 或者直称「泛民」, 系这个情况下, 现实是你无论点反抗, 只要民意唔系强大到七一五十万大游行咁,   那27票功能组别票都不「转呔」倾掂数,  民建联即使10票中以7票反对表达回应对民意诉求,  口里正气凛然冠冕堂皇说己经尽力,  但实质暗地里倾掂数, 还是可以让法案过关!

虽说良好愿望系功能组别都为香港人谋福利, 但当不少公司和大陆财团有生意来往, 连医疗和法律服务都北望神州, 以公司票为主轴的功能组别就注定和利益瓜葛和计算划上等号, 自然向大财团, 向中国大陆倾斜, 你想晓以大义正正经经入去开会来「逆天」? 那恐性只是天方夜谭,  剩下的, 唯有「拉布」此等燃烧自己政治生命的七伤拳, 令不能开会超过十分钟的功能议员不能出席, 引致流会迫使对方彻回法案 。

赌局唔一定公平, 不轮多寡, 只要有赢钱的「希望」, 才会有入注的价值。但现在就像和人赌公字, 人家做庄:  公就佢赢, 字就你输, 打竖通杀,  无论什么结果都只有你输钱, 你唔反枱另谋对策, 还认真一直同佢赌的话, 是不是太傻太天真了?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