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豫的正义, 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在刚刚过去了的支持及反国民教育, 已过去的立法局选举, 及现在进行中的钓鱼台, 还有上水反水货客事件, 我起初还有一定的立场, 但事件慢慢发酵后, 当中的对与错已经渐渐模糊, 为自己当日所信, 所看到的感到动摇及迷失。

我的「正义」和他人的「正义」,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正义」?

就以国民教育为例, 在没有教中国历史前题下,  我和很多人一样反对把她独立成科, 加入评核机制,  但我其实不介意课程中讲及中国地理及中国政府优胜的一面。

立法局选举中, 我认同长毛,黄毓民等人的理念, 但对他们采取的行动及地方政绩颇有微言;  其实单以地方政绩以言, 建制派的确比他们做得更好, 更全面, 至少建制派的政绩你系屋苑见到, 几声嘘寒问暖, 有投诉必定跟进, 比民主派更似做「实事」, 当然他们左摇右摆的政治理念的确又令人讨厌。

钓鱼台无可否认是中国的, 示威抗议我都赞成, 但国内的同胞的抗议手法, 我却不敢恭维了。

上水居民反水货客的确有其道理,  那班水货客把所有食的, 金器电器搜掠一空运上大陆, 运货时面更是横冲直撞的, 不顾行人生死, 但他们还不是为了生计之故? 如果大陆不是假货毒食品横行,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通吗? 想起都悲凉。

或者我说为以上事件感到「动摇」及「迷失」可能是严重了, 但当事情去到某个位就必须再谂清楚, 自己的「正义」是否真正的「正义」。

任何人都有一套固定的思考模式, 觉得自己有充份理据, 他人何尝不是呢?  易地而处, 对方的意见是否真的如此「邪恶」, 点解会有这个想法, 然后有这样的行为呢?  可能系他们的环境中, 自己都会有同样想法, 觉得他人的思考很片面错误,  只因我用一个角度看世界, 人会犯错, 群体由人组成, 集体犯错就绝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反过来, 自己都会有机会犯著同样的错误。

以前看过一本漫画, 当中提及, 正义除了要有力量, 有坚持, 也需要温柔。点解要温柔? 因为温柔当中不但包含了寛恕, 更包含了包容, 而目标不但单指对方, 还有自己, 容得下会有机会犯错的自己。

自己的意见是否有足够的理据支持呢?  若果没有, 有没有修订的必要?如想想后果如何, 如何设立关卡除错, 而当错误发生的时候有什么机制去补救, 我个得其实比起追求完美更加实际。

于是这时候的「动摇」及「迷失」未尝不是件好事, 至少容自己停一停, 谂一谂, 自己的「正义」有时不像自己所想的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