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大示威第一身報道


莊士敦道地鐵站對出,
待機的機動部隊們

今天是星期六,十二月十七日,夜晚十一時一分,我剛從灣仔安全回來。

早在一個星期前,公司一早擬定在大友商場附近八時左右搞聖誕聯歡,事前當然不會預計今次的示威會如此激烈。一時左右放了工,在附近的書店閒逛,沿途一直沒有什麼異樣,於是便上了鰂魚涌別人的公司睡一陣,當然免不了偷書看和講事非了(笑),就這樣待至六時幾左右回灣仔。

六時四十五分到灣仔,出了站時,才知道警方剛完全封閉了灣仔地鐵站,問題是站內有差不多二佰多人,地鐵又開始不停灣仔,但又離不開灣仔站,於是站內的二佰人立時起哄,粗口橫飛,警方才慢慢開放了B2的一個閘口放行,但到了七時十五分左右灣仔和銅鑼灣地鐵站便完全封閉。

聖誕聯歡原本定於八時左右,但灣仔當時己完全封閉了,而很多同事滯留在地鐵中,唯有由金鐘站步行過來灣仔,未出門口的都被勸諭不要過來留在家中。 受封閉影響,整間酒樓冷冷清清,出入都要登記身份證,由機動步隊帶路進入商場(我咁大個人都未試過,仲有點興奮添)。 全酒樓計埋伙記不到三十人,原本有五圍的聯歡會,要即時縮為不夠四圍。留在酒樓聖誕聯歡的同事也不好過,麻雀耍樂的算了,之前警方只在相隔兩條街左右發射的催淚彈,那些煙霧經由冷氣系統吸入酒樓中,所以不時覺得澀眼,口也十分乾,幸好有茶水不斷供應,否則我會咳到半死。 而在這頓飯期間,我們還不時留意著街上的情況,估不到事態發展到這個要全灣仔封閉的地步,開始擔心會否在公司過夜了,雖說有點擔心,其實有點興奮,因為那班示威者我想大概不會襲擊我們那些一般平民,但能親歷其境一生人可能一次也沒有機會。


莊士敦球場,大概10部衝鋒車隨時候命。

食完了,當然要回家,整條莊士敦道,菲林明道都靜得冷清,聯歡會的酒樓剛好在示威者的右側,因為他們中場休息吃飯所以還是十分寂靜。街上還有不少人流,不過那些人全部都是警員,有成十多架衝鋒車戒備,有不少市民來看熱鬧但遭警察勸諭離開。由於灣仔還未解封,唯有步行至金鐘搭地鐵,沿途死寂,比農曆新年還要靜,甚至可以在洛克道馬上打橫行!全條紅隧加港島心臟地帶都是停駛關係,只有地鐵可以回九龍,所以還是超多人,我也花了不少時間才可以搭上,要成一個小時多才回到家中。

但明日我的好同學要在會展內擺酒,我現在也擔心明日我同學怎樣算了....


莊士敦道往銅鑼灣方向,己完全封閉,要往銅鑼灣的要改道。

也是莊士敦道(金鐘方向),比新年還要靜的街道

己到達金鐘了,你能想像這是星期六夜晚十時的情景是這樣子嗎?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