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普选方案难一步到位

2012普选方案,这个话题明显是较为敏感。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交流一下。

最近民主派号召12.4日上街游行,希望促使政府可以尽快落实普选时间表。我赞成有普选,但老实说我并不认为12.4日上街游行之后,普选时间表因而落实,或者对现在香港有利。

首先我们要明白我们现在行的是一国两制,一国是行先的,不是我们想就会有,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祝福的话,普选是有的,不过郤是不知何年何日了。七一游行可以迫走董特首,因为要换走一个人的难度远比换成个选举制度出来容易,如果真系不小心选了个不是中属的人仕,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开绿灯,和中国政府交心才是最重要。

依我观察,现在中国政府比起香港的普选,更关心两件事情,第一是对付禽流感,第二是国内的地方主义的抬头。前者关系到国际形象,经济和13亿人的生命,后者关系到中共对地方的管治能力,有留意新闻的朋友大概都知什么是上海帮和广州帮吧?另外是南方都市报事件,和哈尔滨亿圆亏空公款案,甚至更早前SARS事件,都不多不少反映了中央政府和地区政府的不协调了,随着地区政府的经济超前发展,这些问题一定会加剧,详情在这儿不多谈了。如果以此引申,中国政府可不会让香港政制发展超前太多,以免做成先例,中央否决2012年普选这个情况是可以预见的。

那么再来一次五十万人上街如何呢?上次大可以把所以罪名推向董特首,换了人便可,但今次呢?显然是直指中央,有点迫宫的感觉了,我认为即使再和平,也难免给人这个感觉,中国政府向来是受软唔受硬,恐怕这个做法只会令中央来硬的了,但想排除中央这个因素,又没有可能,除非学某免费报纸所讲,搞革命!否则只有妥协一途了,但现实是没有可能的。

有一派说法甚至说是给曾特首容易一点和中央谈判,但之前说了,中国政府对地方主义比任何时候都敏感,任何有何能做成坏的影响,都是可免则免的,对比起中国十三亿人,五十万人那个只是区区小数目,为了一个「穏」字,中央大会自动再要求释法便可。相反一步步来的话,让中国政府看到那个民主进程成果,计算到可能影响才是较为实际,不止香港本身,中国本身在这方面都是在学习和适应中。

当然可以话普选有可能选出一位亲中央政府人仕,但问题是现在有那位亲中人仕可以得到市民和中方双方都信任的人材呢?重要是政治人材不是专业人仕。如果一早有这位人仕或现在亲中的那一派是「掂」的话,那班作为前政府智囊人仕的亲中派就不会搞出七一五十万人上街的盛举!我相信中央也是看到这点,才放曾特首来做这个位子。

那望向民主派吧?好像更加不济,97到现在的政策给人的印象就似是逢中必反(当然只是印象而言),善政乏善可陈,永远只有一个:普选!民生呢?无普选无民生!就是不会想双轨进行的。现在到政改方案出场时,一盘散沙的,一开始互相攻伐互指转軚,反而不是口径一致讨论2008和2012年的方案,到最后要这位快将退休的陈主教振臂一呼,那些所位民主派才整合起来,难道那班后生的没有一个能担大旗吗?可悲!

简言之,无论在亲中和民主派人仕中,一个较为称职的政治人材也没有,那怎放心给这班人大搞呢?

普选必定要有,但时间不是08,甚至是12年。首先,可以先接受08方案,之前800人全都是中央委任,现在加入多800个区议代表,可以让双方先看实际运作效果再决定,委任一跳跳到普选也实在太快了, 其次是加紧训练职业的政治人材,这个可能要一长时间了,否则普选有了,但只选到政棍也是枉然的。

我认同许施长说普选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最终目标。可惜的是,现在的所谓民主派总是把普选当为最终目标,把复杂的问题二元化,对谁也没有好处。

     

标签: ,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