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日漫画文化的比较

因为接过好朋友的棒棒,这几天都在吴伟明的知日部屋打混爬文,那些留言都很有趣,能够保持着一个和而不同的讨论气氛实在难得,因为好友小NYX的一篇文,小弟也一时技痒加入战团了!也请各位自命不凡的高手,有好的观点不要吝啬,不妨赐教一下!

其实我想小NYX的文章重点,不是在批评「流水作业式的工业分工模式」,重点是「不管是怎样的画法怎样的制作模式,只要有趣的扎实的,就能在市场上占一席位。」这一点。

我不是想和各位唱对台,我承认「流水作业式的工业分工模式」在某一程度,会影响了其后的作者陪育,扼杀了「画师」的创意,消磨了人的斗志等等,但恕我问一句:

「不用流水作业式,甚至用日本的师徒模式,我放任给作者去做,又有几多人做到陈某的地步?」

我答不到。我想这才是小NYX的核心问题,其实我想是身为编剧的作者,身为编辑的QC那个把关得好,流水作业模式一样可以有好做作品出来!当年肥良海虎,刘定坚的刀剑笑等甚至最早期的中华英雄还不是流水作业式的?套用回屋主说的例子,「倒霉的本地主笔曾健游」,他行的又是「流水作业式」吗?我所知的不是吧?(有错请赐正)显然不是是制作模式的问题,问题是有趣和扎实的剧本喔!恕我直言,有那套日本动画片不是流水作业式,行师徒制的?还不是一大堆人在跟原稿那个画画,我们口中那些流水作业式的产物吗?

不少人仕或者高手的讨论中,都把香港搞不起漫画归咎于香港漫画市场细,我都认为市场细,是十分影响投资者投资在未成名的作者的可能性,但全部归咎于流水作业式我就有保留,流水作业式只是其中一个制度罢了,最重要还是在制度中那些人点RUN!王生和马生也不是傻子,他也会知道接棒人的重要性,我想他也不会不知流水作业式的害处,问题是转了制度后,能否可以确保给其他新晋画家上位呢?又或者自己又可不可以因此安安乐乐坐在办公室等收钱?我想大家也没有十足把握的。

「香港既缺乏『漫画家贫苦地咬著支笔一腔热血挨下去』的执念,亦缺乏『编辑考虑了漫画家的独有性再指出怎样做可以让作品成为最受欢迎作品』的才能」那句给了答案的其中一个部份。陈某明显是个异类,因为他本身亦是NYX所讲的「好编辑」,看他的作品,他是个擅于说故事,制作情节高潮的高手,他可以向出版商present一个好作品,出版前讲到一个好的故事来说服别人,投资者总会较为放心给他放手一搞的。

至于是否港色,港式我想都不是问题中心了(可以另外起文再谈),还是回归原点,如何令一套漫画令大众觉得有趣,使出版商放心给作者一搏才是重点,这点我想陈某做到了。我想NYX的想法是,香港真真正正欠缺的是有理想,有实力去平衡到出版商和作者之间利益的编辑,好的编辑能把作者有创意点子包装成可以卖钱的东西说给出版商知,亦可以把市场现在的走势说给作者作准备等,就这两项而矣,在香港已经是乏善足陈了。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