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切的金子-救贖的輪迴

這個月破了我之前看戲的記錄,在一個月之內入戲院看了三套風格迴異的戲,而今次講的是親切的金子。

先說說題外話,親切的金子,如果要比親切的話,我敢寫包單!親切的小澤會比親切的金子更來得親切貼題(這句一定要bold)!喔~(嘔)

好了「認真的說笑」完畢,星期日和朋友們去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了這套片子,我因為計錯時間遲了大到,對不起~各位。

雖然開場的十五分鐘我沒有看,不過無損我對這套片的影評吧,反正我入場之前都看了不少影評和劇情才入場才觀看,所以入場前都己經知道一輪半爪。

以下反白劇透:

其實故事很簡單,講述19歲的李金子,在年輕時給一個補習教師教唆,協助拐帶一名五歲的小孩,及後給警方誤會為殺人和拐帶被給判監十三年。在這十三年的鐵窗時間中,因為她待人親切的態度,所以朋友們給她起了一個親切的金子這個外號,當然事實不會這麼簡單,更重要是描述她如何處心積慮地要出獄後向他的仇人報復的經過,同時加插一段母女相認的經過等等。

老實說,這套片拍出來有點眼高手低的感覺,其實整套劇漓漫著黑色幽默的氣氛,有幾個位,例如金子對付監獄那個惡霸巫婆,和和遇害的家長們聲討那個補習老師那一幕做得不錯,另外描述金子那種唯美派報復經過都做得洽如其份,當然這個要歸功李英愛的演譯,我覺得她做到那個「怨味」出來;但是劇情推進我覺得是是流暢度不足,有點「一忽忽」,有點硬來的感覺,有時講金子現在如何找尋她的女兒,突然一個鏡頭講金子的獄中生活等,有點不習慣的感覺,不過劇中帶了一個很好的題目出來:

「小的罪,要有小的贖罪,大的罪惡當然要有大的贖罪行為了。」
但問題是報復本身能否替一個人贖罪而得到救贖?又或者其實只是不斷制造更多更多的罪出來呢?劇中沒有明言,但盡在不言中了。

或者報復本身就像謊話一樣,當你開始第一個謊話的話,你要用更多更多的謊話來彌補第一個謊話,最後泥足深陷不能自拔,至於是否如此,這個留待給各位想想了。

「你也可以和我一樣,變得純白的喔!」
「現在的我還可以嗎?」

世界上總有一些東西,即是你如何努力也是不可能回頭...所以開始時一定要想清楚吧。

因為我蠢,所以如果有得我再選的話,我寧願回家看小熊維尼卡通片!(笑)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