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金子-救赎的轮回

这个月破了我之前看戏的记录,在一个月之内入戏院看了三套风格回异的戏,而今次讲的是亲切的金子。

先说说题外话,亲切的金子,如果要比亲切的话,我敢写包单!亲切的小泽会比亲切的金子更来得亲切贴题(这句一定要bold)!喔~(呕)

好了「认真的说笑」完毕,星期日和朋友们去油麻地百老汇电影中心看了这套片子,我因为计错时间迟了大到,对不起~各位。

虽然开场的十五分钟我没有看,不过无损我对这套片的影评吧,反正我入场之前都看了不少影评和剧情才入场才观看,所以入场前都己经知道一轮半爪。

以下反白剧透:

其实故事很简单,讲述19岁的李金子,在年轻时给一个补习教师教唆,协助拐带一名五岁的小孩,及后给警方误会为杀人和拐带被给判监十三年。在这十三年的铁窗时间中,因为她待人亲切的态度,所以朋友们给她起了一个亲切的金子这个外号,当然事实不会这么简单,更重要是描述她如何处心积虑地要出狱后向他的仇人报复的经过,同时加插一段母女相认的经过等等。

老实说,这套片拍出来有点眼高手低的感觉,其实整套剧漓漫着黑色幽默的气氛,有几个位,例如金子对付监狱那个恶霸巫婆,和和遇害的家长们声讨那个补习老师那一幕做得不错,另外描述金子那种唯美派报复经过都做得洽如其份,当然这个要归功李英爱的演译,我觉得她做到那个「怨味」出来;但是剧情推进我觉得是是流畅度不足,有点「一忽忽」,有点硬来的感觉,有时讲金子现在如何找寻她的女儿,突然一个镜头讲金子的狱中生活等,有点不习惯的感觉,不过剧中带了一个很好的题目出来:

「小的罪,要有小的赎罪,大的罪恶当然要有大的赎罪行为了。」
但问题是报复本身能否替一个人赎罪而得到救赎?又或者其实只是不断制造更多更多的罪出来呢?剧中没有明言,但尽在不言中了。

或者报复本身就像谎话一样,当你开始第一个谎话的话,你要用更多更多的谎话来弥补第一个谎话,最后泥足深陷不能自拔,至于是否如此,这个留待给各位想想了。

「你也可以和我一样,变得纯白的喔!」
「现在的我还可以吗?」

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即是你如何努力也是不可能回头...所以开始时一定要想清楚吧。

因为我蠢,所以如果有得我再选的话,我宁愿回家看小熊维尼卡通片!(笑)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