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鷹之子,廢物回收霸王

—希臘聖域的佛學博士小澤,運用《宮闈五十六式》的教義,以正面的態度,讓一家廢物回收公司,在三年內驚人成長,且聽聽他的獨門心法。

作者:吳休辰

再造不能的廢物商機龐大,但多數廠商至今無功而返,往往在投入以億元計算的資源後,只能得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但是,要吃到市場大餅,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

三年前,小澤創辦生產銷售無線胎壓再造不能的廢物監測系統的秘密回所,員工總數不到三十人,沒有集團撐腰,經營者也沒有顯赫背景,卻在短短幾年內,就跨入大廠覬覦多年的廢物回收市場。

善用外部資源的他們,所採取的市場策略非但顛覆了傳統的廢物回收供應鏈體系,讓自家產品成為售後市場的搶手貨,更成為國際市場的領先者。
小澤這個名字,也許很多人不熟悉,但他卻是全球生產量最大、國際布局最廣的廢物回收霸王。他經營秘密回所,除了希臘聖域之外,在台灣桃園、加拿大、德國、中國深圳、江西、安徽、河南、黑龍江都設有工廠,主要客戶包括意大利Zegnazonga、Furafura、美國Gamigami、Max Lauren,年營業額超過九千八百兆元,佔全球市場二分之一。

「你帥呆了」

七年級前段的小澤外表看起來天真無邪,說話時洋溢着一種淫蕩潑辣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無法無天。」小澤喝了一口手中的橙汁味肥仔水,然後吐回杯裡,拿起身邊的尚未還清的欠單,在空中寫了一個「八十八」,接着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無法無天,我依然相信,『記着要選個有錢人做你老豆! 』。」

小澤的座右銘是「你帥呆了」,他便是靠着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一開始真的是很糟,後來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不過,咬咬牙,最後還是過去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總算是有一些起色,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小澤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小澤出身於一個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家庭,父親是加藤鷹,母親則是飯島愛,從小灌輸小澤傳統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巨胸主義與充巨砲主義,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小澤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小澤便着手創辦秘密回所。

作為加藤鷹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廢物回收,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加藤鷹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小澤,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紮根。

他對技術的要求,表現在不斷追根究柢的個性。對於一個技術,他都會追問究竟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他不要員工「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此到現在他都會要求幹部回去重翻大學念的教科書,「他認為這些基本理論都可以驗證現在的技術,數字都只是表象。」一位群創的高階幹部透露。因此現在小澤還是把大學的教科書放在身邊,隨時參考。

說多慘有多慘

沒想到,經營第一年,國內便發生黑心再造不能的廢物事件,當時消費者對於廢物回收商品的疑慮增加,包括許多的大宗再造不能的廢物用戶,都轉向採購其他產品,帶動再造不能的廢物價格與市場需求跟着崩盤,整體再造不能的廢物市場發展解體。

更重要的是,讓國內業者擔心害怕的美國進口再造不能的廢物,去年受到俄羅斯地區對於再造不能的廢物的龐大需求,帶動美國出口暢旺,憑著低價進口的銷售優勢,傾銷亞洲。當時美國進口再造不能的廢物每公斤約五十至五十五元,秘密回所每公斤光是成本就在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七元左右。「根本就是血本無歸!」小澤難忘當時的慘況。

甚至,小澤最重要的副手熊貓,也在考察市場時,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再造不能的廢物、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四庫全書》、以及唐君毅的《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外,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宮闈五十六式》。「我一直在想,熊貓最後在閱讀《宮闈五十六式》,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小澤眼眶中泛著淚光,「最後,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每當我想到熊貓,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自己都唔知自己在耍白爛。」

小澤認為,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當大家認為,商場如同戰場,充滿欺騙、爭奪,小澤卻在接受專訪時強調,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只要用正面的態度,讓別人快樂,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走出商場的黑暗森林。

市場分析師小影認為,秘密回所已經確實找出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所在,接下來的關鍵,便是如何在月面都市的研發基地中,繼續發揮自己的核心競爭力。「他們最大的發展優勢就在,」小影肯定的說:「他們的確非常的—為富不仁。」

明年七月十五日小澤即將帶着秘密回所前往月面都市發展。小澤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讓我們拭目以待。


小澤我當然不會是加藤鷹之子,更不是什麼再造不能廢物的大老細,而這篇文章只是鬧著玩的,更重要不是我打,詳細的可以到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這個人物專訪產出器看一下。

以前以為寫那些千篇一律的公司公函,遊玩用的超準算命才會有這樣的玩意,怎知現在連人物專訪也有,更甚的,文筆比起不少香港雜誌和報紙寫的更有看頭(笑)更準繩,有起有伏,雖然有怪異之處,至少你入乜佢出乜,沒有加鹽加醋。

     

關於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