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员阿伯系列 – 我看博康村惨剧

最近小blog更新极慢,更经常脱稿实在对不起大家。

实际上要挤点时间更新一定有的,但写出来的东西是否好看又是另一回事,难道我十编有九编都是写我工作如何繁重,跑数跑得如何辛苦,又或者和难缠的客户如何周旋?COME ON!这些烦事在现实生活经历一次就够了,连上网打文的时候又来回忆一次,我虽自认变态,但又未到自虐地步,写这些除了呻外,对自己对社会无好处的事还是不写的好。

沙田博康村,发生了一件伦常惨事,一个疑有精神病的无业汉把自己亲生女掷落街的双料自杀加谋杀事件,案发地点就在我家附近,一众街坊议论纷纷,舆论普遍认为是政府在社会服务的支援不足,要求加大力度,我对肇事家庭并不认识,对这件事只有几点感想:

据暸解,男事主发𩙪是因为妻子说他「一点用处都没有」,老老实实,一个男人如果三十多岁时既没有钱,也没有固定职业,要靠救济过著今日不知明日事的事候,醒目的千万不要向他说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之类质疑「他存在价值」的说话。  男人的自尊来自三子-「银子,面子和精子」这三大绝对领域,人越当黑越紧张,任何一瓣都踩不得,踩亲轻者恶言相向,重者两败俱伤,真是不可不察,现在事件中踩亲银子和面子,精子我不知,三中有二,不出事就有鬼。

有舆论说政府要多加资源在社会服务上,但我相信用途极微。如当事人拒绝受协助或根本觉得没有问题的时候;社工是帮不了的,这些问题很多时要靠邻居和亲戚之间的好言相劝,但当家家户户都两公婆出外工作,自己都未顾掂又怎何能分到心关心左邻右舍?以前香港绝少发生这种问题,不是说社工足够,只是以前还可以靠邻里和亲戚的关怀解决问题,现在一切也推给社工去做,但老实政府又有可能所有家庭都查访协助吗?

我有时觉得政府的综缓系统太过仁慈,不,是那班议员提出「我请客,你付账」等免费早餐太过顺口了,我觉得只要不是老弱伤残,年纪轻的提取综缓人仕应该一律强制社会服务,如在海滩清扫垃圾,帮忙清洁等等;有小朋友要照顾的,全部免费提供托儿服务直至中一为止,中学以上参加社区会堂班的免费或像征式收点费用,帮你教个好仔。

无错,这样做会抢不少低收入人仕的饭碗,但我想问真的抢到几多?尤其那些工作人工低到连餬口都不能,俾你都唔做的工有谁去做?而公帑也是各位纳税人的钱,综缓不容许白养懒人;尤其是扮的那些。「领综缓唔洗做的观念」往往是因为那些「扮出来的」害群之马弄出来的。

另如果只领综缓,日日在家,一个壮年人时间太多只会胡思乱想,易起轻生意念,曾经失业人仕可会同意否?共产党说得对,唯有劳动才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一个人只会越做越勤力,心思都花了在工作上,放了工已经倦到不似人形何来胡思乱想,还会找老婆和老公出气吗?

而社会服务亦要有点鼓励制度,做得好的升佢做正职,做得不好的只出基本资助,宣称有隐疾做不到事由政府医生鉴定,人是好衰的,无奖罚无动力的,最重要还是改变社会「领综缓唔洗做的观念」,给他们有份精神寄托,预备日后回归劳工市场作准备,如果上述男户主日日有工开,那会给一句「一点用处都没有」咁易打窒条气喔?!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