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子入院

今個星期三,十二月十二日是我老頭子入醫院做心臟手術的日子。老頭子一直也沒有告訴我,只是上個月尾某日和我老媽子傾計,不小心漏了咀,我老媽子才神神秘秘話給我聽。

老頭子的動機我並不知道,只是如此大事連我這個做仔的也不告訴我實在有點兒那個,而聽回來好像是甚麼心律不正之類,加上他本人有糖尿病,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於是十二月一開始,便和編更姐姐說明無論如何也要編我十二日要放假,無假放的,我咋病都會請病假去。

這樣早安排,這樣子的要脅,放假事宜一切好辦,也和我弟弟和老媽子相量那日盡早請事假去,講得「心臟手術」可大可少,全家出動少不免。老頭子沒有這麼快知道我和弟弟有這樣子的安排,我也不打算讓他知道。

但紙不包住火的,何況你遇著口多的老媽子,老頭子很快便知道了,某一日朝早六時幾放工回家,老爸便靜雞雞走了我間房問是否十二日那天會接他入醫院,我當時只有支吾以對,一聲「可能」罷了,然後老爸有點失望回房睡覺,當然我有我的盤算吧。我是不習慣直接把關心,擔心這些字眼說出口,總覺得堂堂男子漢大丈夫,講這些說話實在太雞婆媽,唔夠「型」(笑),這些說話留給女人說吧,即是擔心或者提供幫,也要「暗啞底」幫,幫了也不讓對方知道,從來最怕要人還人情債,雖然我常常欠人的就是了。(淚)

手術當日,其他成員要上班去,只有我一早七時幾陪老頭子去威爾斯親王醫院,因為我返夜,回家都四,五時所以整晚無睡,已經倦到不似人型。到醫院後幫老頭子登記好,換好衣服便在病床上等醫生巡房。在等待其間,當然立刻問問護士今日我老頭子做的是什麼手術吧,問後我才放開心頭大石,原來是做「打豆」,即是在右手開刀抽血,左手輸血的檢查罷了,不是什麼大手術,只要做局部麻醉,休息數個小時便可以回家休息了。

老頭子一直愛面充勇猛「扮勁」,之前未入過醫院開刀,雖說是小手術,口中說「唔驚唔驚」,但看他呆坐在床上的樣子,手震腳震,成個「貓王」的樣子,做仔的我怎會不知道老頭子在驚?不過,講驚,其實,老頭子,你可否知道我和你差不多的?

手術雖然小,但六十多歲人仔,行動比以前沒有這樣矯健,眼看越來越縮水的身型,實在有多點痛心;因為糖尿病而要打針,又因病而起,經常水腫的雙腳,和開始有點白內瘴的雙目,現在再加「一刀」,風險雖少,但風險總是有的,整整幾個星期中至入手術室那一段時間,心中不斷在想起不好的念頭,雖說,堂男子漢大丈夫,但當時,我雙腳還是和他一樣在震動中,只是捱刀的不是我,我可以講風流話,入手術室前我還取笑老頭子「細膽」,除了想緩和一下氣氛,也可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讓他在病床上看不到我驚的樣子。

「十二點,一點到,老媽子和弟弟會來看你,那四,五點左右我們成家人會回來接你的。」這是入手術室前的一段時候,這個時候,老頭子才識得笑。

之後一點到,老媽子和弟弟如期到醫院探老頭子,而我知道是小手術後,有家人接力則安心回家抱頭大睡。四時左右老弟和老媽子便已經接了老頭子回家,他們說,老爸知道我沒有接他有丁點失望,當然我是知的,只是家人知道我有成二十個小時沒有睡覺,而且老頭子「乜事都無」,便叫著我留在家中休息。

上文很悶吧?我的文筆不好,是這樣子的貨色了,只是現在總算放下了一件心頭大石,有點興奮過度,語無倫次,請望見諒。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