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讨厌下雨天,但我讨厌我没有带伞子却还要出门的下雨天。

那天下著毛毛细雨,一个人呆在家中打电动,不知是那条「瘾」起,就是想饮可乐,但,找编全屋加冰箱却苦寻不获,于是决定下街跑一趟去买。

去到楼下,才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想回家拿回伞子,但想起伞子原来留在公司如是作罢。

以平常步速计,由屋企行去到最近的7仔(便利店),再加上买物排队的时间,由起步到回程十分钟也不用,跑就可以更快,就是因为这样短的时间,才更加不甘心,幻想着只要等多一会儿,雨会小一点。

「等呀,等呀,几时完呢?」就这样呆等了分多钟,雨还是没有停,还要越下越大。

我作了一个「无谋」的决定,就是要在倾盆大雨中冲出去。

买完可乐到跑回家,前后用不到七分钟,在如此大雨的情况下,没可能干著身子全身以退,全身湿透要立刻换衫洗澡去。我认,我是无谋的,而且是彻底的无谋,只是对比起湿身,我更讨厌无了期的等待和一成不变。湿身是预期最差的结果,但可以换衫洗澡,前后一个钟都不用的闲事一件;等待却不知会花几多时间,没有结果的等待,将来又有谁可以保证一定变好?事实上那一场雨,到了入夜,洗完澡后,都没有停过的迹象。

可乐我买了不只一罐,现在我还在享受当时的战利品。这些无聊事也写就証明我无聊,但我却为那时做了一件傻事开心到现在,因为我又完成了一个愿望,又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