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ing

幸好不是猪流感,只是普通感冒。

要是成个星期返唔到工,累到班手足,就不好啦,但现在都要请三日病假,够吓死一众同事了。

发烧两日,烧到一佰零几度,全身乏力发冷狂标冷汗。

每次差不多要食成十粒不同种类的药丸以上,吃了药便卧在牀上,睡了足足两日。

不过,我仲未够钟埋单走人,否则写不到本文了。

现在总算无乜事,快点好返吧...那个计划我要快点付诸实行。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