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论杂谈

最近少写了评论,关乎香港的政论更差不多在本blog绝迹,如果不计那篇直选所谓「心得」编,差不多有一年没有动过笔。工作繁忙是一个原因,但其实是自己对自己所谓的「意见」抱有疑问。

香港政制发展畸形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或者我这个人肤浅,我觉得写香港的政论其实十分沉闷,其实只是写一次又一次的「归边的文章」。只要香港政府不是普选产生的,无论甚么政策,最后都可以写成妄顾民意,换够话说,只要写衰政府就能拿到另一边的支持分数,拿到政治本钱。反过来,若写一编半编支持政府的,却很容易给人归纳成「政治归边」,保皇党。

「保皇党好样衰架!你睇!看电视上那些保皇党..全部都系新移民乡巴佬,暴发户,维园阿伯..」总之都唔系好东西。

我讨厌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我不是靠卖纸维生的记者,也不是靠捞政治本钱的议会演员,我才用不着写这类型的文章,污染自己的眼情。

只是最近对所谓「官僚」少了一点厌恶,多了一点同情,因为现在工作中的公司,情况都差不多。

出了事,就要查找不足,即是说有改进的空间。形势你看到了,但怎样去改进,点样推动改进,然后又由谁去改进,花几多时间去改进,再花几多钱去改进,你知都未必代表可以做,其中的困难,政府官员又点会唔知?单是「官僚」二字,已经能够令人哑口无言,乜信心都被你打残。但相反地,评论员嘛,只凭把口唔洗用手,讲咋嘛,又唔系我做,做唔到系你班友(官员)无能!,于是一直闹,政治油水一直有,讲到这里,不由得叫人感同身受了呢。

资料不足,未认清形势下得出的结论,往往太过偏颇,过于粗疏且脱离现实,沦为「胶论」,但最惨可能招来杀生之祸。「胶论」其实大不了,最多比人讪笑一下,但「胶论」最蠢的地方,是自以为「伟论」,其实是谬论而不自知,「削」到死,然后被人玩死。

何况,讲就无敌,做就有心无力,我就系讨厌那一样人。手头资料不足,我又唔觉得「闹」可以改善到什么,不如多做点功课,静观其变,悭番啖气。

「咁急做乜?出声前,唔该用下个你脑谂下先啦?」。各位老友共勉之。

     

标签:

关于 小泽

呀...我咪系本网网主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