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於我,是在於你和我之間

思考「存在」其實就是一個很莫明奇妙的課題,一個人「存在」,在這現世的物理法質中,本來就是不証自明的事實。

但這種程度的解釋並不能滿足到我。

「存在」萬物皆有,若果「存在」僅僅只是宣示在這個時間,這個空間,存在了一個被稱為人的個體,雖然大不敬,但其實人與物無非彼此,僅僅是這個空間的一件存在物,又阻「空間」兼且要消耗燃料。
但點解人和死物「存在」會有分別呢?

「因為我覺得有分別囉!」我知道,但單憑這點不能成為答案。

中學時期讀到存在主義時,驚為天人,學懂可謂「存有」和「存在」的分別,而笛卡兒的故思故我在,尼采的超人理論依然深深吸引著我,甚至以為單憑一已之力,不倚他人,便可以尋找自我的獨立性,立於天地而不朽,天真地以為那便是「存在」的全部,現在想起來,似乎是我太過天真了。

找尋到「存在」的意義有什麼用?知道「存在」對自己有什麼意義才是問題的核心。

我覺得,「存在」對我的意義,是在於確認自我後,在群體中尋找到自己的獨立性,和他人不同,進而尋找到只有自己能做的事情,然後完成之,這就是別人所謂的人生目標吧?!

宣示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雙向的行為,希望宣示完後會有改變。一塊石仔在沙灘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但若果「我」拿起這塊石仔,向大海方向拋去之後,海上出現漣漪的話,因為有「我」介入的舉動,有海的「回應」,然後有漣漪出現的「改變」,這塊石頭變成了器具,在「我」而言就變得有意義了。

不過,向一件死物,或者時空,宣示自己的存在,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它們沒有了你,還是照樣存在在這個世界之中,這時自己的行為及疑問就變成了自說自話,無病呻吟。這些疑問,我認為就是存在主義的不足之處,無錯解決了理性上的需要,但還是解決不到人情感上的疑問。

其實,探求「存在」無非是希望不會給人忘記。

即是咀巴再硬,其實心底裡,也希望有人會記得自己的存在。獨立性,就是希望對方能夠更容易分辨到,你我他的分別,渴望由對方的神情,或者口中說出:「幸好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之類,「有被需要」,感覺到重要的感覺。

若果沒有獨立性,大家沒有分別,「我」就變得可有可無。而這個「我」不是指我的「我」,而是指你的「我」。

講到這裡,心中不由得一笑,原來我所追求的意義,不在自己,是在於他人眼中,「存在」於不同人之間,「你」和「我」之間的那段距離。

於是「我」變成了更多個「我」,而且每個亦變得獨一無二了。

     

小澤

呀...我咪係本網網主囉 :)

You may also like...

No Responses

  1. 小狼表示:

    的確,因為群體、因為他人存在,「我」才有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才有自己做得最好或最想做的事。而在自己或任何不同的人眼中,看到的「我」也不同。

  2. babylon表示:

    我想問下係咪有樣野叫做usb flash memor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